燃文小說 > 穿越小說 > 三國重生馬孟起 > 第一五五章 涼州軍奪取郁林(四十一)全文閱讀

第一五五章 涼州軍奪取郁林(四十一)

孫韶的話,如果仔細說起來,其人是關系比較硬的一類新人,算是這個類型,和純粹被敲打的新人,那絕對是不同不一樣兒啊。至少江東軍大多數的將領,他們敢去敲打一個沒有任何根基的新人,這個他們敢做,未必就真會,那沒錯。可卻絕對不敢說去敲打一下孫韶,這個你看其人被孫策安排到了郁林,就算是呂岱那樣兒,他卻還得多少照顧其人一下呢,就這

個,那就足以說明問題了,真是。呂岱其人,那在江東軍那么多年,絕對可以說得上是老奸巨猾了,而且更是早過了被人敲打的年紀,是屬于他去敲打別人,而不是別人敲打他,這個沒錯。因此,孫策就把孫韶給放到了郁林,就差直接對呂岱說一下了,你照顧一下他。可

自己主公都什么意思,他太清楚了,那是。如果說連這個意思他都不知道的話,那么也是,真就白混了那么多年,真是。在軍中,還是在江東軍中,混了那么多年,他自然是知道自己主公那點兒心思,呂岱也不會多說,反正自己多少照顧一下孫韶也就是了。他很清楚,而且

最后也都是那么做的,確實沒錯。對其人來說,這個其實也是,并非什么太大事兒。其實就算是自己主公不親自安排孫韶在這兒,那么除非說其人有大過錯什么的,要不然的話,只要說自己碰到了對方,就絕對不會敲打他,甚至和現在一樣兒,照顧一下,甚至幫忙什么的,也并非不可能。畢竟孫韶是一般般的將領嗎?明顯不是,不說其人關系在自己主公那兒,就

說本身,他一身的武藝本事也都不錯,雖說是不如自己,可自己卻知道,超過自己不過早晚的事兒,那沒說的。因此,對這么一個己方的后起之秀,就算是呂岱那樣兒的奸猾人物,他也是愿意幫助一下,多照顧一點兒,真心就沒什么大不了的。當然了,其人也算是可以,

至少他沒說向自己這個太守要求這個要求那個,孫韶是見過自己幾次,自己和其人也說了幾句,他確實,是沒對自己有什么意見,反而還問了幾個守城方面的事宜,這個呂岱印象還是很深刻的。當然了,其人也是和他講了下守城的事兒,這一晃也確實是兩三年過去了啊。

而當初所問的,之前肯定也派上用場了,呂岱覺得能頂點兒用,不說多大,可確實有用啊。畢竟那也是自己的經驗所總結出來的,是自己獨有的。確實不敢說就超過多少人,可也算是比沒什么經驗的孫韶要強多少倍,真的。畢竟孫韶其人本事可以,雖說比不上自己不假,可那也不過是早晚的事兒。而其人就只是經驗上差,那么自己教給了他一點兒經驗,多少都能

給他補充點兒,那是。畢竟自己那可是幾十年軍中的經驗,確實不是他孫韶能比的。好歹自己比其人找加入了江東軍中那么多年,他孫韶才幾年,而自己都多少年了?那真是,他和自己在這方面,也是沒法比啊。如果說孫韶也是元老的話,呂岱清楚,自己主公沒準就讓其

人當太守了,真是。反正連凌統的話,其人都是別的方面都夠,可唯獨不是元老,當不了太守,要不然的話,那是沒問題。而其人都能當,孫韶就更沒問題了。他本事是不如凌統不假,但是其人有一點是凌統怎么都比不上的,那就是說他為自己主公的親族,都姓孫,可凌統卻不姓孫,這個就是最大的區別了,那沒錯。因此,哪怕在本事上,孫韶還有不如凌統的

地方,那是沒錯,可在孫策那兒,他其實更信任孫韶,那沒錯。是,別看凌統是后起之秀第一人,那都不假,也忠誠,本事更是年輕人第一。但是孫策更加看重孫韶,這個沒辦法,有他伯父的面子在里,也有孫策看重孫韶的意思,那沒錯。應該說孫策非常看重孫韶伯父,要不也不至于把其人給加到了孫氏族譜里,確實啊。對孫韶也一樣兒看重,所以說這個……

凌統不姓孫啊,而且給其人賜個姓什么的顯然也是不行,畢竟凌操可是非常看重自己兒子,他就指望著凌統傳家呢,所以可能把自己兒子改姓嗎?顯然不可能,孫策更不會那么做了,那是。你看孫韶那不一樣兒,和凌操父子倆區別大了去了,所以說其人被孫策賜姓,那甚至

都覺得光宗耀祖了,沒那么夸張可也是覺得好事兒。但是在凌操父子倆那兒,那確實不是什么好事兒就對了。所以說孫策更看重孫韶,那也沒錯。雖說他也信任凌統,可其人很清楚,如果說真要是受到了死亡的威脅,比如說兩人都被生擒,最后只有投降才能活,那么凌統就

會投降,基本上不用說了,就那樣兒。但是孫韶的話,孫策不敢說是十成,可八成其人不會投降,反而會慷慨赴死,所以說孫策更信任其人,那并非是沒道理的。畢竟孫韶和凌統,他們本來就不是一樣兒的情況,可以說差距很大,那真沒錯。畢竟在凌統那邊兒,他自己來看,自己主公是信任自己不假,可卻還不夠說自己為了他為了江東軍盡忠,以自己主公對自

己父子倆來看,那么自己只要是盡力了,那么就好,盡忠什么的,那是沒有了。而自己投靠了敵軍,那沒辦法,為了活命。至于說自己父親那邊兒,他是不愿意看到這些,那不假,可他知道情況的話,多少會理解,那沒錯。畢竟和小命兒比起來,投靠敵軍自然是更好的選

擇,而不是說慷慨赴死,那絕對不。凌操想讓自己兒子做的,不是盡忠給孫策給江東軍,而就只是保住命,這個是第一位的,那沒錯。畢竟自己兒子要連命都保不住了,那么確實,自己還指望他傳什么家啊,真的。而自己在江東軍中,哪怕自己兒子投敵了,其實也無所謂,

沒有太大的事兒,這個他知道。畢竟自己主公能理解,而且以自己的元老和本事來說,自己主公依舊是要用自己,那沒錯。所以說在凌操父子倆那兒,他們都是那樣兒的想法,孫策也知道,所以他自然是更加相信孫韶,這個肯定是啊。凌操父子倆的話,他們是不會主動背叛什么的,可真正受到生命威脅的時候,他們投靠了敵軍都正常,不會在己方這人吊死,那

絕對不會。可孫韶會,如果說凌操父子倆他們在受到生命威脅的時候,八成會投靠敵軍,那么孫韶的話,在受到生命威脅的話,八成不會投敵,會慷慨赴死,這個就是孫策的想法。而也可以說這個絕對是現實,那沒錯。畢竟對凌操父子倆來說,這個自己主公對自己父子倆

是有知遇之恩不假,但是自己父子倆也并非沒報答,可以說做了不少,還都盡力了,那是對得起天地良心的,所以說他們會投敵,只要說受到生命威脅。可孫韶不會,因為在其人看來,如何報答自己主公,那么自己唯有赴死了,沒其他的。所以說在江東軍中,他絕對可以說是少有的死忠,那一點兒都沒錯。而凌操父子倆卻絕對不是死忠,他們可不是,前者是,

后兩人可不是。本來嘛,孫策也清楚,可相對來說,凌操父子倆還是比較忠心的,自然是比很多人都強,至少不會說一下背叛了自己和己方,那真不會。在孫策看來,他們被生擒的幾率很小,比己方被涼州軍所滅都小,所以說想著他們投敵,這事兒基本上可能大概差不多不會發生,那真是。畢竟這個你得承認,凌操是己方的元老,是受到自己器重的一個,雖說

他兒子凌統是沒那么元老,資歷不夠,那是不錯,可本事行啊,自己一樣兒挺重用他。那么自己可以說對他們父子倆都有知遇之恩,那沒錯。所以他們不會說背叛自己背叛己方的,哪怕最后真被生擒了,真受到生命威脅了,真投敵了,自己也相信他們不會對付己方,這個

也是。而孫策自認為看人還是可以的,那是。別的不多說,就說己方的將領、謀士,基本上他都認為是挺了解,那是。就像他們也一樣兒是了解自己,自己更了解他們啊,那沒錯。如果說連這個都做不到的話,自己也白當這么多年的主公了,那真的。真可以說這個確實,

沒白當,可不就是。所以說嫡系那是不用多說了,就說己方那些個非嫡系的元老,凌操就是一個;宋謙也是;呂岱更是了。他們的話,孫策相信,幾人都不會背叛自己就是了,哪怕被敵軍生擒活捉,最后投靠敵軍了,可他們卻不會轉頭對付己方,這個孫策還是很相信的,那沒錯。當然了,幾人也不會那么輕易被生擒什么的,畢竟以他們本事來說,除非是針對幾

人,布下了天羅地網,也許還能擒住他們,要不然的話,想擒住一個二流武將,確實還難。真就是啊,看看三國演義,說起來單挑斗將什么的,斬殺武將也算是常有,但是有幾次生擒別人了?孟獲那純粹是他和諸葛亮飆演技,說起來諸葛亮是在演戲,但孟獲就不是了?反正

歷史上什么樣兒,馬超真是不怎么了解,畢竟孟獲這個正史上屬于沒記載的,不過這個時代是真有其人,并且和演義很多地方還一樣兒。而在現實當中,其人到底是個什么人,他多少還是知道的。說起來自己能擒住其人五次,并不服說真就是己方比對方厲害很多,一下就

能抓住對方主將,馬超清楚,有的確實是,可有的,那卻也得說是孟獲故意的,這個就不多說了。其人那么做,確實是有他的意思在里。就馬超所知道的來說,自己擒住孟獲五次,那可不算少了。可如果說自己不來的話,換成其他人,沒準就真是七擒了,這個也不是不可能,真的。畢竟自己才是涼州軍老大,南蠻那邊兒分得很清楚,而自己和他們作戰,最后他

們所臣服的也不是己方涼州軍,最后都是要歸附大漢,這個才是最終的結果。所以說事情就是這樣兒,因為自己是涼州軍老大,可以說是直接代表了涼州軍,代表了己方所有地盤兒,也在某種程度上代表了大漢,所以說自己擒住孟獲五次,最后他就妥協了。而其人也不傻,

早就看出來了,再多的話,自己沒準就真把他給殺了,孟獲是一點兒都不想那樣兒,最后結果肯定是要得不償失。孟獲肯定不想死,而且也想過了,自己要真是被馬超被涼州軍所殺,那么最后結果是自己控制不了的,那是。畢竟自己這個南蠻王雖說是大家推舉出來,更多是因為利益,可說實話,自己要被涼州軍所殺,那么不會是所有,但是個別和自己關系好的洞

主必然會動兵和涼州軍死磕,那么這么一來,確實是沒一點兒好處。可以說自己活著,那么怎么都行,可自己要死了,那么就真是都管不了了。涼州軍能以他們之強讓南蠻表面臣服,那是不假,可那終究是有隱患的,最后要真是被他們滅了幾個洞,那自己就是南蠻的罪人了,真的。所以說孟獲很清楚,自己是不能死,不能死在馬超死在涼州軍手里,那么就只有早點

兒和涼州軍妥協,這個是必須的,必要的,必然那么做的。結果其實就和他所想那樣兒,馬超確實是沒那么多耐心,如果說五次的話,對方再不妥協,不早點兒整好這些事兒,那么也就不能怪自己心狠了。這個自己不怕損失更多的利益,沒了孟獲不是不行,只能說有其人

在,那么肯定更好,可其人要不在了,那么自己也只能是繼續帶著己方和頑抗的南蠻繼續作戰,直到把他們徹底打服,當然也不會忘了再扶植一個聽話的南蠻王,就是如此。不過這一切都看孟獲的,他到底是如何選擇。而最后其人的做法,也是沒出乎馬超的意料,他是覺

得其人還算聰明,至少沒再不服不妥協什么的,要真那樣兒的,自己只能下狠手了,那沒辦法。對一個挑戰自己耐心的人,自己從來都沒太好的耐心,馬超知道。如果說你孟獲要是值得自己改變一下的話,其實也沒什么,可現實就是,你孟獲還不值得自己改變什么,所以

說最后……損失利益?換個南蠻王?自己并非接受不了啊,反而是對你孟獲更不好吧,畢竟

你是連小命兒都沒了,所以說這個也是,該怎么選擇,你知道。確實,孟獲不傻,從和其人短暫接觸開始,馬超就知道,更知道其人那點兒心思。沒辦法,南邊兒異族和北方異族還大不同,他們是沒那個實力,也不想北方異族的要求,不光想搶東西,還得是把漢人滅得越

少越好,這個就是他們的想法。可南邊兒異族和異國卻不是那樣兒,他們也想搶東西,可更想要的是漢人的技術手段,這個才是他們需要的,而不是什么那些東西,用了就沒有了的消耗品。而且他們絕對不希望漢人一下就說少了那么多,當然了,對他們有威脅的,比如說

涼州軍的士卒,那真是越少越好,這個肯定是,畢竟士卒和普通的老百姓可不一樣兒,太不一樣兒了,大不同啊。確實,至少南邊的異族異國他們都清楚,老百姓的話,你只要說不把他們逼急了,那么至少讓他們拿起武器來對付你,基本上就不要想了,那么什么可能,所以說他們都放心,這益州又不是北方的幾個州。要說幽州、并州和涼州,哪怕就是南邊兒的

異族和異國他們都知道,那地方,尤其是邊郡的百姓,可以說他們很多家里都有家伙,甚至就是兵器,如果有北方異族去劫掠,那么迎接他們的百姓,絕不是手無縛雞之力的,那絕對不是。

腾讯分分彩五星胆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