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說 > 玄幻小說 > 純陽武神 > 第一百零九章 不速之客!他,要輸了!全文閱讀

第一百零九章 不速之客!他,要輸了!

(求訂閱,求月票!)

電視機前。

蘇乞年露出幾分饒有興致之色,這個世界的科技發展也就與華國21世紀之初相當,但是卻將刀道深入到了人們的日常生活中,像這種職業聯賽的形式,就是他聞所未聞的,或許存在著幾分表演性質,但可以看出來,走上擂臺的,還是有幾分真功夫的。

很快,在擂臺的另一側,一名足有近兩米高,體壯如牛,氣質彪悍,剃了光頭的中年人拖著一柄長長的斬馬刀走上來。

哪怕隔著電視屏幕,也有一股撲面而來的兇悍氣息,三面看臺上的聲音一滯,而后很快爆發出來了更大的歡呼聲、尖叫聲。

“斬鐵刀顧靜,市斬鐵刀館館長,四十二歲,原本也是市職業刀聯的理事,但因為出手狠辣,鬧出過人命,所以被降為了普通會員,”齊蕓菲語氣微凝,似乎不太喜歡這個人,但也不吝贊嘆,又道,“前幾年,傳聞其出國加入了國際雇傭兵組織,連續三屆市職業聯賽缺席,時隔三年歸來,有人在斬鐵刀館的私場見過其出手,斷言已經有了職業九階之力,斬鐵刀法已臻化境。”

“兩儀刀擅長以弱勝強,以慢打快,借力打力,長于陰陽變化,而斬鐵刀大開大合,剛猛無儔,是根據古戰場刀法衍化而成,若單論歷史傳承,還要在兩儀刀之上,只是易學難精。論刀法,斬鐵刀法或許稍被克制,但女子通常氣血勁力略弱,加上三年的國際雇傭兵生涯,這一場的勝負……”

齊蕓菲沒有再說下去,小心瞥了蘇乞年一眼,俏臉微紅,自己一時興奮,有些忘乎所以了。

鐺!

擂臺邊,裁判敲響了比賽開始的銅鑼。

兩儀刀龔荷不動,手中銀白刀身雪亮,是一口兩尺長的短刀,她橫刀于胸前,左腳劃一個半圓,盯住了前方的顧靜。

超清攝像機鏡頭下,連腳步聲都清晰入耳,斬鐵刀顧靜幾乎在第一時間動了,與他的名字不同,斬鐵刀法甫一運轉,就透發出來一股無比慘烈的氣勢,他腳步猛踏,咚的一聲,花崗巖擂臺都劇烈震動兩下,數十米的距離彈指一瞬間跨越,他好像一道狂風襲至,長達四尺的斬馬刀力劈而下,卻無聲無息,殷紅的刀刃像是泛著血光,一下消失在九成九觀眾的視線中。

鐺鐺鐺鐺鐺!

刀刃撞擊聲連成一片,如雨打芭蕉,疾風驟雨般的攻伐,比比賽開始的銅鑼聲更加響亮數倍,一連串的火星迸濺,刺耳的金鐵交鳴聲刺激三面看臺上的看客,發出了更加震耳欲聾的吶喊聲。

顧靜的刀法太剛猛且凌厲了,壯碩的體型根本沒有限制其速度,他步法踏動間,以最小的幅度轉過最刁鉆的角度,反而憑借龐大的身軀將龔荷籠罩在內,他一刀快過一刀,連刀影都快看不清了,只有一縷縷淡紅色的刀光時而閃現,那刀刃撞擊聲,也與刀光閃現的頻率不合,明顯慢了幾拍。

“音速刀!”

齊蕓菲眼前一亮,這是一種刀道修為,非是指特定的刀招,刀速達到或者超越音速,就可以稱之為音速刀,通常而言,只有達到了職業七階才能施展出來,這么多年來,職業刀客的職稱劃分,已經有了十分完備的度量標準,有些時候,從一些特征,就可以判斷出來一名刀客所處的職業位階,有一個大致區間。

“龔荷被壓制了。”

少女蹙眉,露出幾分緊張之色,從剛剛一瞬間,斬鐵刀顧靜狂風暴雨般的刀法,就要遠遠超過了三年前留下的官方視頻記錄,龔荷雖然憑借著兩儀刀借力打力的特性,固守方圓,滴水不漏,但女子體魄氣血本就稍弱男子一籌,這樣下去遲早要失守,但眼下看來,這種音速刀下,以斬鐵刀的凌厲剛猛,根本沒有對手轉圜騰挪的余地。

砰砰!

“菲菲!在家嗎!”

有敲門聲響起,傳來一個悅耳歡脫的少女聲音。

“圓圓!”

齊蕓菲跳起來,一下漲紅了臉。

“菲菲快開門,市青年刀道聯賽開始網上報名了。”

咬了咬牙,齊蕓菲還是上前兩步打開防盜門,一個風風火火的身影就一下竄了進來。

“圓圓你慢點!”齊蕓菲驚叫。

“咦,我去!菲菲你現在不得了,都開始朝家里領人了,以前你都是第一時間開門的,今天居然慢了三秒,這是誰,為什么我之前沒見過,菲菲你可不要被騙了,這年頭什么人都有,不是什么人都能往家里帶的,花言巧語最不能信,你聽我的,一定不能……”

“圓圓!”

齊蕓菲大喊一聲,狠狠跺腳,氣道:“不要胡說八道,蘇哥是我的救命恩人,你再胡說我以后都不理你了!”

“好!好!我不說了,姑奶奶你消消氣。”

看齊蕓菲漲紅的臉,似乎是真的生氣了,來人立即告饒,不過一雙眸子仍然對著蘇乞年上下打量,目光不善,顯然對于什么救命之恩并不太相信。

“蘇哥對不起,圓圓不是有意的,她是我大學刀道社的副社長,也是我最好的朋友,只是因為擔心我,所以說話沖了點。”齊蕓菲看向蘇乞年,臊紅了臉,十分不好意思。

“沒關系。”

蘇乞年輕輕搖頭,敢這么直言快語,或許話不好聽,方式欠妥,但很多時候不是真的朋友,不會這么隨意惡了別人。

被稱為圓圓的少女,看上去與齊蕓菲差不多大,樣貌清秀,身材修長,足有一米七多,只是留著短發,緊身短打做中性裝扮,看上去干練而有魄力。

“咦!是今天市職業聯賽晉級決賽的最后一場,龔荷要輸了,敗象已現,這斬鐵刀顧靜太強了,音速刀下的斬鐵刀法,簡直堪稱氣勢恢宏。”

很快,少女圓圓就被電視里的擂臺賽吸引了,她眸子發光,同時露出惋惜之色,相比于顧靜,她更喜歡龔荷一點,因為前者風評向來不好,否則也不會出走國外,加入國際雇傭兵,那本來就是一群唯利是圖的瘋子。

“就是,龔荷的兩儀刀根本沒有發揮出來,誰知道那顧靜刀法大進,居然強到了這種地步,簡直沒天理!”齊蕓菲被轉移注意力,也附和道。

“不,他要輸了。”

這一刻,蘇乞年的聲音響起,稱作圓圓的少女頓時挑眉,側目道:“哦呦,你也能看懂?”(求訂閱,求月票!)

腾讯分分彩五星胆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