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說 > 穿越小說 > 盛唐不遺憾 >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全文閱讀

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

李安也覺得眼前的小娘子挺可愛的,大約只有六七歲的樣子,與唐兒也算是同齡,不過,這畢竟只是普通百姓家的孩子,雖然李安并不在乎身份,但大唐這個時代是很重視身份的,只有門當戶對才適合談婚論嫁,否則,是會被別人議論的,甚至也會給自己日后的發展帶來麻煩,所以,唐兒喜歡這小娘子,日后也最多只能納妾了,不過,就算是納妾,那也是這小娘子的福氣了。

唐兒年紀還太小,哪里會想這么多,而李安如此說,只不過是打趣罷了,逗一逗自己的孩兒而已。

不過,這逗孩子的話,卻把孩子給弄得不好意思起來了。

“父親,唐兒還是孩子呢?還不能娶夫人,不過,唐兒確實挺喜歡她的,和她在一起很開心。”

唐兒笑著說道。

李安立馬蹙眉說道:“哈哈!唐兒你完了,你小小年紀的,已經喜歡上這個小娘子了,哎呀,這可怎么辦呢?我的唐兒還這么小。”

“……”

唐兒看著李安,一時間無話可說,不過,看得出來,他似乎真的很開心似的。

都說人在青春期的時候才會對異性感興趣,其實,這是非常錯誤的,在青春期之前的娃娃階段,也是一樣的,只是不太明顯罷了,或者說需求不一樣,但喜歡異性是肯定不會有錯的,只要看著就會很開心。

“好吧!既然我的唐兒這么喜歡這個小娘子,那就每天偷偷給她帶點糖果好了,不過,一定要悄悄的才行,可千萬不要被別人發現啊!”

李安開口同意了唐兒的要求。

“父親放心,我偷偷的塞在她的手里,別人是發現不了的,嘻嘻。”

唐兒得意的說道。

開了點玩笑之后,李安便開始教育唐兒,讓他上課的時候一定要認真聽講,不能因為自己已經聽懂了,就隨意打斷先生的話,這樣是非常不禮貌的,是非常不應該的,若是下次再犯這樣的錯誤,就會好好的教訓他。

唐兒似乎答應了李安,表示自己再也不敢了,不會在課堂上搗亂了,會認真的聽先生的講課,就散自己完全聽懂了,也保證一句話也不多說,安安靜靜的待在課堂里。

李安對此頗為滿意,點了點頭,對唐兒進行了一番表揚,夸贊唐兒是一個聽話的乖孩子,并告訴唐兒,只要乖乖的聽話,就一定會有獎勵的。

“父親,現在好多人都在說傳音的機器,能把聲音傳的很遠,我也想玩玩,行嗎?”

唐兒突然開口問道。

李安笑著說道:“當然可以了,父親這次過來,就帶了六臺機器,現在正在進行安裝,很快就能玩了,不過,這個機會還是讓給別的小朋友吧!因為咱們的家里現在也有了,回去之后可以慢慢玩。”

“父親,那么能送人一些嗎?我想送給好多人,這樣回家的時候,就也能與他們聊天了,好不好。”

唐兒突然提出了要求。

這個要求似乎也不是很過分,以李安的能力是能夠做到的,不過,這樣做顯然是非常不合適的,因為這些孩子都是貧民,家里是比較窮苦的,在電話機還沒有大規模普及的當下,給這些最窮的人配置電話,顯然是不合適的,這每個月的月租就夠他們受的了,李安若是進行承擔,那也是挺麻煩的,還有就是會給這些窮人家庭帶來意想不到的困擾和麻煩。

畢竟,這些窮人家庭的鄰居們,也都是貧窮的,如此,當這家人有了新鮮的電話機之后,左鄰右舍是肯定要過來借著使用的,甚至很多人都會天天上門,將這個家庭給圍的水泄不通,這會嚴重打擾這個普通家庭的正常生活的,甚至還會給這個家庭帶來頗大的災難。

比如說,有些心眼不好的窮人鄰居,就會在心下納悶,覺得自己的鄰居怎么就這么暴富了,是不是得到有錢人的大力援助了,除了這個電話機,是不是還有金錢方面的援助,家里是不是藏著一大筆現金,若是能借點來使使的話,也能緩解自己的缺錢狀況,甚至,或許還有人想著怎么把這戶人家的錢給偷過來。

總之,人心是險惡的,在巨大的利益面前,有很多人會鋌而走險,而就算不鋌而走險的人,心態也會發生很大的變化。

比如,有的窮鄰居,見你的家里突然暴富了,就會覺得心里不舒坦,就會想著撈點好處,上門借錢算是最為妥當的一個辦法了,而這個借錢是肯定不會還的,就跟要錢是一樣的,若是鄰居不借,輕者說點抱怨的話,重則在心里產生很大的怨恨,甚至在醞釀報復,要給不肯借錢的鄰居一個警告。

這樣的例子,在古今中外是非常常見的,尤其是居住在窮人堆里的暴發戶,更是被很多人重點仇視的對象。

要是舉個例子的話,一個來自后世的例子,就是一個很好的佐證,在后世的普通鄉村,有一戶很窮的人家,平時的主要收入就是種地的收入,基本上勉強能夠維持溫飽而已,偶爾給人唱歌掙點小錢貼補家用,小日子過得很是清貧,身上的衣服可以說是十幾年都沒有換過,跟著幾百米都能聞到他身上的窮酸味。

可人的命運確實挺神奇的,就是這么一個窮酸,居然有一副好嗓子,在得到一個平臺的提攜之后,馬上就成了家喻戶曉的名人了,各種廣告代言和商業演出是一場接著一場,所獲得的收入是越來越多了,可以說自己的命運被徹底的改變了,收入水平至少是之前的幾千幾萬倍,從一個公認窮人家庭,一躍成為富裕的家庭,前后反差實在是太大了。

而這種反差不但改變了這個家庭,同時,也改變了整個村子的鄰居,甚至是周圍村子的老百姓都被很深的影響了。

在得知這個之前比他們還要窮酸的家伙,居然一夜暴富了,所有認知的親朋好友,心態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,既然這個窮酸突然暴富了,那家里的錢肯定是花不完了,如此,何不借點過來花花呢?當然,這個借錢是肯定不會還的了,借了就是肉包子打狗,有去無回了。

頓時,上門借錢的人,那叫一個絡繹不絕,一個接一個的,全都上門來借錢,甚至,上門借到錢之后,過了幾天之后,還會繼續上門來借錢,把這個暴富的人給弄得精疲力盡,可當他開口拒絕的時候,借錢的人便露出了兇殘和貪婪的本性,不但非常生氣的呵斥這個暴發戶,甚至,還囂張的要對借錢人不利。

之所以提出拒絕,主要是因為有的人借了一次又一次,就沒有一次歸還的,長此以往下去,就算是暴發戶,那也是承擔不起的,多次借款之后,自然不會繼續借錢了,而周圍的鄰居可不這么想,他們在初次借錢得到之后,就產生了很強烈的不勞而獲的想法,覺得這樣來錢也太快了,而鄰居這么有錢,收入也很高,以后自己啥也不干,光靠蹭鄰居就能夠活的很好了,而且,這都連續成功借錢很多次,若是能夠一直這么持續下去,以后的日子就太好了。

在這種不勞而獲思想的影響下,鄰居是一次次的借錢,每次暴發戶出去演出掙錢回來了,鄰居們都要過去蹭點油水,甚至恬不知恥的賴在別人的家里,得不到滿足就不離開,甚至,還要蹭點飯食啥的。

暴發戶也是很辛苦的,每天都非常的疲累,而辛辛苦苦掙到手里的錢,卻還要拿出好多來養活親朋好友,這份壓力是可想而知的,久而久之是肯定受不了的,拒絕也就是在所難免的了。

而很多原本指望依附于暴發戶的親朋好友,頓時發現自己的如意算盤落空了,心里怎能不痛苦,怎能不失望,而這一如意算盤的落空,就是因為暴發戶不肯借錢給自己導致的,如此,又怎么能不痛恨這個暴發戶。

至于為什么不痛恨別的有錢人,那是因為天下間的很多有錢人,都是自己不認識的,根本談不上痛恨,而暴發戶之前都是與自己一樣的人,甚至,很多鄰居都覺得這個暴發戶沒有什么大本事,不就是會唱幾首歌嗎?有什么了不起的,就憑這點本事,憑啥能掙這么多的錢,他們心里其實是非常不服氣的,若暴發戶能給他們一點,他們的心態或許還能稍微舒坦一些。

但給過之后,就必須一直給他們錢,他們才能繼續舒坦,甚至還要給更多的錢才可以,若是被拒絕了,那他們的心里就會非常的不痛快了,甚至會痛恨這個暴發戶,覺得暴發戶太不可理喻了,掙這么多的意外之財,居然不給自己一些,實在是太過分了,實在是不能理解。

人有的時候,就是如此的充滿嫉妒之心,越是自己身邊的人,就越是容易產生這種嫉妒之心,而且,在遇到暴發戶的時候,這種嫉妒之心是最為明顯的,因為暴發戶對身邊人的心里沖擊是最大的,而且還非常的突然,若是一步一步的通過自己的努力逐步富裕起來,倒也能夠讓人一步步接受,但突然的暴富會讓很多身邊的人難以適應過來。

尤其是暴富的手段,不是那么高明和讓人佩服的話,就更加讓人容易產生嫉妒之心了,比如突然買中了彩票,中了頭等獎,突然因為一點小能力掙了大錢,比如突然唱首歌,說個笑話啥的就掙大錢了,這些都會讓人不太舒服,很容易產生嫉妒之心,覺得這個暴發戶只不過是走了狗屎運罷了,其實并沒有什么大的能力,拿這么高的收入,與暴發戶的能力根本就不匹配,從而想要蹭點錢花花,以平和自己不太舒坦的內心,若是蹭不到到錢,內心就會非常的不舒坦。

但時間會改變一切的,若是這個暴發戶在發跡之后,離開了自己的家鄉,去一個人口稠密的城市里生活,則就沒有這方面的困擾了,城市里的人們,對門幾乎都不認得,也不了解對門生活的是一個什么樣的人,自然也就不會有這方面的困擾了,完全不用擔心對門會突然跑來借錢,這是不太可能發生的事情。

所以,自古以來也就都有一個很常見的現象,那就是一個人暴富了之后,一般都會離開自己的家鄉,去城市里面生活,為的就是擺脫這方面的困擾,因為只要留在家鄉,各種麻煩事就會不斷,只有離開了家鄉,這些麻煩事才能擺脫掉,一個人才能放開手腳的大干一場,也才能生活的好一些,安定一些。

而剛才講到的暴發戶,在發跡之后,居然回到自己長期生活的農村,繼續與之前的窮苦鄰居生活在一起,這本身就是一種非常不明智的做法,這樣只會給自己帶來無窮無盡的麻煩,也許是這個暴發戶已經習慣了農村的生活,實在沒法適應城市里的生活,但他如此選擇的后果,就是自己的生活中會充滿各種各樣的麻煩,而這些麻煩是它自己都控制不了的,可以說是苦不堪言。

也就是說,從你突然發跡的那一刻起,就注定了身邊人心態的變化,也注定了你再也回不到過去了,擺在你眼前的道路就只有兩條,一條是徹底的離開自己曾經生活過的地方,去一個陌生的環境中生活,這會讓人感到孤獨寂寞的。

而另一條道路,就是像剛才講的那個暴發戶一樣,長期忍受身邊人的糾纏和揩油,并時不時的拿出一部分錢來幫助身邊的人,緩解彼此之間的尷尬關系。

這兩條道路都不是太讓人滿意的,但真的沒有別的選擇了,尤其是想要回到過去,更是完全就不可能的,從暴富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這個結果。

古代的皇DìDū自稱孤家寡人,就算之前一起稱兄道弟的人,在你稱王的那一刻起,也都不會再對你掏心掏肺了,更不是什么實話都敢講的。

腾讯分分彩五星胆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