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說 > 都市小說 > 娛樂圈如此美好 > 第四百四十一章 望眼欲穿全文閱讀

第四百四十一章 望眼欲穿

新聞往往具有即時性,哪怕再怎么引人關注的

頭條,隨著時間的流逝也會漸漸冷卻。

哪怕偶爾吃瓜群眾們重新提起,也在沒有形成規模的宣傳條件下,成為網絡上又一個不知真假的流言。

一條新聞最容易讓普通人遺忘掉的辦法,就是用另外的新聞去代替,讓普通人的注意力為之偏轉。

《超時空同居》的大規模線上線下宣傳就是其中之一。

作為如今90一代女明星中人氣最旺的新片,哪怕琴聲不發動大規模式洗腦宣傳,靠娛樂業吃飯的自媒體人、記者們也會貼上去賣力的幫著宣傳。

現今的電影項目,沒到上映的時候,路演也形成了潮流。

每一次路演,都是一個地區擴大影片影響力的最好的時候,特別是在上映前期,跟真粉們的互動,能夠讓他們更能體會到制片公司、發行公司以及演員們給予的那份尊重。

“累了吧?”

又一次將熱巴從機場停機坪邊接上車,望著熱巴滿臉疲憊,帶著些微黑的眼圈是那么的醒目,趙旭不禁心疼了一下下。

但也就是一下下而已,熱巴想要真正的在電影圈站穩,除了琴聲在背后助推之外,最重要的還是要熱巴自己去努力。

臺上一分鐘,臺下十年功,并不只是早年的說法。

在如今的演藝圈中,更是無比的貼切。

七、八年走來,熱巴已經從當初進入娛樂圈的懵懵懂懂,逐漸蛻變為一個為了夢想而去努力奮斗的新時代好演員。

三月底剛剛在番茄視頻獨播的《烈火如歌》,讓人真正的看到了一個不同于以往只能靠著賣萌聚攏人氣的熱巴。

烈如歌、暗夜冥兩個不同角色之間不著痕跡的變換,熱巴將烈如歌的純真善良、靈動活潑與暗夜冥溫柔如玉的母性光輝表現的淋漓盡致。

再加上所有演員都是俊男美女,正是如今顏值為王的最好寫照。

一經播出,短短幾天就在網上揭起了浩大的風頭,一時間新時代女性武俠的桂冠一下子就帶在了她頭上。

五月初下線之前,70億的播放量成為了年初所有劇集之中的無冕之王。

《超時空同居》就是在《烈火如歌》落幕的當天開始做宣傳,借助于這樣的勢頭又怎么不會形ChéngRén氣效應轉變現在觀眾們的視線呢。

“晚上就好好休息一下吧,做宣傳只要到位了就好,你的身體更重要些。”

熱巴急了,這么好的條件,要是她還不努力的去幫助《超時空同居》打開局面,不只是對不起身邊的男人,就算家里的姐姐們面上不說什么心底也會生出不滿。

“你別管我了,我身體好的很。怎么今天就你一個人?”

上星期她回燕京各大高校做宣傳,冉兒、趙少茂給了她個小驚喜,借著這個話頭她很輕松的想要轉移男人的注意力。

趙旭嘴角一彎,也不打算去拆穿她。

做明星風光,也很能賺,線上的輿論宣傳可以靠著團隊幫助搞定一切。

但現在的宣傳是不可能糊弄人的,往往都需要明星們親身參與其中。

再苦再累也是應該的,誰讓他們就靠著這些吃飯呢。

“今天星期幾?”

熱巴一哽,還差點忘了,孩子們還沒放學呢,現在下午四點,晚上還要去華藝海淀區的影城路演。

“呃……回家還是去酒店歇腳?”

“當然是……酒店了,我幫你消消乏!”

熱巴俏臉一紅,沒去拒絕男人的好意,難怪這家伙今天特意過來接她。

等到他們從海淀那邊回到家里,已經是晚上十點了。

大孩子們早已經寫完作業,陪著小孩子們在客廳里你追我趕,被小刀妹子抱在懷里的趙塘,唆著大拇指興奮的望著那邊,時不時小身子往那邊倒騰,可惜每次都被刀媽強勢無比的拍了下小屁股又重新安寧了下來。

客廳沙發上,女人們或側躺著或慵懶的靠著,時而因綜藝節目之中的搞笑片段而暢快大笑,絲毫都看不出這群女人的年紀都是三十往上走。

喜劇的界限是沒有年齡感存在的,往往喜劇電影都是受眾最廣的電影類型。

熱巴一走進來,就被孩子們給圍住了,每個孩子都送上笑臉讓她疲憊的心神為之松弛。

“熱巴姐姐,累了吧,我去給你放水洗澡澡!”這是最貼心最懂事的冉兒。

“熱巴阿姨,我的手最軟,我給你按按肩膀吧!”這是肉嘟嘟的滾滾小爺。

“熱巴姨姨,吃核桃,吃核桃,補腦養神!”小萱萱一手舉著兩個核桃仁可愛的仰著頭。

趙旭沒打擾孩子們跟熱巴的親熱,繞過他們走向又鬧騰起來的趙塘。

“讓他多滾一滾爬一爬沒事兒的!”趙旭抱過趙塘就把他往地毯上一放。

背靠著地毯,趙塘的小偶臂彈了彈,像是沒弄明白為什么一下子就這樣了。

但他反應很快,微瞇了下眼,小嘴里鼓了鼓氣,兩腮一癟,嘿呦一聲就翻了個面。

小肚子緊貼在地上,他嘗試的雙手用了用力,可惜他軟軟的手臂撐不起他的小身子。

但他沒有哭喊,而是前后左右的看了又看,找準方向,慢慢朝著熱巴那邊滾去。

“曦曦……小塘滾過去了,看著點!”

趙旭囑咐一聲后,笑瞇瞇的擠進刀妹和大甜甜之間,往大甜甜手里的番茄味薯片袋掏了一把,轉頭瑟的對小刀妹子笑道。

“看,這不就自己學會滾了么!男孩子摔打摔打準沒錯的!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小刀妹子沒理他,雙目緊緊的看著正在努力的兒子,生怕兒子磕碰著。

“小萱萱小時候怎么沒見你這樣?要是我記得沒錯,她一歲之后才學滾!學爬的吧?”作為最好的姐妹,大甜甜當之無愧的抱怨了句。

“這怎么能比?女兒都是我前世的小情人,再怎么疼都行!這幫我前世的仇人不摔打摔打以后很大幾率都是不成器的!”

趙旭理直氣壯的狡辯著,絲毫不在意女人們的大白眼。

女人們聽著這話紛紛牙疼起來,特別是小刀妹子,真后悔生了男孩,每次趙旭變著法折騰兒子的時候她心弦就為之一抽。

大美圓真的很慶幸,當初小萱萱出生后趙旭對她的安慰確實是說的大實話。

女兒是棉襖,兒子是仇人,這話最近一年中她確實很有領悟了。

兒子們聽話懂事還好,像是趙然、趙少茂,趙旭很少去折騰他們,而趙虎頭、滾滾,以及越來越向哥哥們靠攏的趙睿,都是趙旭嚴厲打擊的對象。

“小塘身子骨還沒長好,你這么可勁兒折騰他做什么?虎頭、滾滾那時候也沒見你這樣啊!”周熏真有些搞不懂男人到底是怎么想的。

“放心,我給他摸了骨。再鍛煉鍛煉一兩個月肯定就能爬了。”趙旭對自己兒子怎么可能不著緊,耐心的解釋道。

“只不過我這也是防范于未然,以后讓寶寶多帶小塘玩,千萬別讓臭小子又把我乖巧的兒子給帶壞了。”

臭小子指的是誰女人們都明白,除了趙虎頭還能有誰?

這臭小子帶壞了滾滾不說,趙睿也隨著年齡的增長越來有與老爸斗其樂無窮的趨勢。

趙旭可不想到了最后家里的兒子們都以坑他為樂,一個兩個,三個四個他還hold得住,可七個八個他就是神也不行不是?

“趙旭說的也有點道理,近朱者赤近墨者黑,以后讓然然、寶寶帶小塘玩吧。”萬倩一如既往的支持著男人。

“曦曦和冉兒呢?”安溪有些不解。

周熏聞言嘴角一抽,趙虎頭這么能折騰,要說這里面沒點事兒誰都不會信。

也就是趙然從小的興趣在電影上,沒時間也沒那份心思去給趙旭找事兒。

“還有朵朵、小靜靜、小依依,她們仨都很乖巧。”霜妹子也提出自己的意見。

“就是,還是女孩子細心些,我相信朵朵她們三個會好好照顧弟弟的。旭哥,你說要不要讓她們管管睿睿?”

糖糖還是想要個乖乖的小睿睿,兩歲之前的小睿睿多么乖巧啊,她表示很懷戀。

“睿睿他媽和干媽寵他,這話你別問我!”

趙旭才不想去接燙手山芋呢,他至今都記得楊咪在他提出讓寶寶多管管弟弟的時候,她那一句會哭的孩子才有飯吃。

當時他差點都想吐血,你兒子現在不是會哭,而是學著他兩個哥哥變著法兒給他爹找不自在。

這也就是旭爺兒子,要是換個人旭爺保準讓他死字都不知道怎么寫。

“是該管管了!”周熏一錘定音的板著臉道。

趙旭心里一緊,趙虎頭、滾滾!雖然經常挖坑想要埋他,但他還是不想要兒子的這份活力被周熏壓制住。

“虎頭和滾滾,呃……再加上個睿睿已經這樣了,沒必要太苛責了吧,三個我還扛得住的!”

“哈哈……”

“露餡兒了吧,我就是旭哥很享受跟兒子的暗戰。一人一百,掃碼還是轉賬?”大甜甜搖了搖手機。

不知道什么時候,這群女人居然瞞著近在咫尺的男人在群里聊了起來。

趙旭的眼力不錯,很清楚的看到大甜甜在群里發的那條賭約。

賭約里清清楚楚的寫到,趙旭肯定不會答應去抑制趙虎頭三個皮猴子的。

趙旭那個氣啊,要不是看大甜甜肚子微微鼓起,一頓啪啪是少不了的。

“爸爸,熱巴姨姨明天跟你一起走紅毯嗎?”朵朵突然蹦蹦跳跳的過來了,撲在趙旭懷里仰起頭問道。

女兒亮閃閃的大眼睛里目的明顯,趙旭莞爾的將其抱起,“是呀!熱巴姨姨好久好久都沒跟爸爸走紅毯了。”

“那……那我能一起嗎?”

“你呀,到時候跟媽媽一起不好嗎?你不是總抱怨媽媽沒時間陪你嗎?”趙旭已經不會輕易答應孩子們走紅毯的要求了。

每一次帶著孩子們出現在鏡頭前,八卦媒體們總要生出各種猜測,這些年來就沒有例外的。

哪怕朵朵跟著他走了不少次,每次朵朵出現,也沒讓一些喜歡關注于他私人生活的無良自媒體減少那份猜測。

“真的?媽媽答應了嗎?可是媽媽怎么現在還沒回來?”朵朵朵驚喜的叫道,可想到些什么又有點忐忑不安。

趙旭心底一嘆,蔡依夢的美容化妝品版圖越來越大,逐漸邁向世界。

或許是對家里女人們看孩子很放心,有時候她答應朵朵回家陪她一次次爽約,讓女兒失望了很多次了。

“你放心,明天媽媽肯定回來,這可是爸爸說的,難道你還不相信爸爸嗎?”

“嗯,我最相信爸爸的!那我明天起床后就能看到媽媽嗎?”

“呃……”趙旭愣了下才堅定的回道:“肯定能!”

“熱巴姐姐,水放好了,可以洗澡澡了!”

這時冉兒一蹦一跳的走下樓,將熱巴從孩子們中拯救了出來。

趙旭趕忙借著女兒的打岔將朵朵塞到小刀妹子懷里,“爸爸有點事要去處理,你陪阿姨們玩一會兒。”

“嗯!”

女人們紛紛一笑,都很明白趙旭上樓去處理什么事兒。

別誤會,當然不是去陪熱巴,而是去安排明早讓楊咪、蔡依夢早點飛回來。

一大早,朝陽還未升起的時候,一輛掛著政務院拍照的四人座奔馳風馳電掣的奔行于機場高速之上。

距離楊咪兩人的專機落地沒多少時間了,看了眼坐在副駕駛上一臉興奮的女兒,趙旭心底為之苦笑。

這小妮子還真不好糊弄,昨晚就纏在他身邊,就連熱巴飽含深意的期盼都被他苦笑的拒絕掉了。

昨晚上花了老大的精力才哄得她乖乖入睡,一大早就被她興沖沖的拉了起來,一陣雞飛狗跳之后才收拾好爺倆的穿戴,等快出門的時候,比起他預定的出門時間晚了十多分鐘。

“哎呀……爸爸,我像忘了叫睿睿一起。”

趙旭臉頰一抽,你這丫頭就這么耽擱時間了,再叫上睿睿,到時候你們媽媽都到家了。

“坐穩了,要轉彎了!”看了眼電子地圖,趙旭溫和的囑咐道。

“嗯!我覺得睿睿肯定是個大懶蟲,才不會像我這樣急著見媽媽呢!”

“爸爸,你說。”媽媽見到我會不會怪我不好好休息。

“爸爸,要是這樣你一定要幫我哦!”

腾讯分分彩五星胆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