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說 > 玄幻小說 > 打造超玄幻 > 第二百九十四章 莫天語的道意全文閱讀

第二百九十四章 莫天語的道意

“四等序列道意?”

“居然是四等?我的天……”

“這是第一個出現的四等道意吧?”

臥龍嶺秘境,此起彼伏的震撼之聲響徹不絕,所有人瞪大了眼,遠遠的望著那石碑上的文字,雖然因為隔著遠,字體有些模糊,但是在場大多數人都是修行人,卻也都看的見。

四等序列道意一出現,直接壓過了葉守刀的絕情刀意,直接排在了第一名。

“莫天語,四等序列道意,逆命道意。”

所有人看到這逆命道意四個字,皆是倒吸冷氣。

逆命,是逆天改命的意思么?

單單是聽這道意的名字,就覺得不同尋常。

莫天語的名字,世人并不陌生,曾經的儒教孔修的首徒。

曾經也是個放浪不羈的人。

雖然后來因為修行人時代的開啟,莫天語有些泯然眾人。

但是,如今……

道碑之上,再現莫天語之名,世人為之震驚!

“他怎么做到的?”

杜龍陽有些錯愕。

道碑參悟的名額就那么幾個,莫天語明明沒有得到名額,為什么他能夠參悟出道意?

他在哪里參悟出的道意?

臥龍嶺中。

早已經炸開了鍋。

人人都在念叨著莫天語的名字。

“莫大師……了不得啊。”

澹臺玄感慨了一句,他知道莫天語走了算卦之道。

不過,沒有想到,居然能夠達到這種程度。

剛剛趕到臥龍嶺秘境的西門仙芝臉有些發黑。

李三歲的面色則是古怪不已,莫天語那家伙……居然也能參悟出四等序列道意?

莫天語參悟出四等道意,的確是個爆炸性的消息。

幾乎所有世家家主都瘋狂了起來。

莫天語沒有道淚,可是也參悟出了道意,說明……在九獄秘境中獲得的參悟資格,的確是真實的!

甚至,效果還不弱于獲得道淚的效果。

因而,各大世家家主,開始將家族中的修行人往九獄門中塞。

西門仙芝倒是有些不忿,他背負著劍匣,毫不猶豫,一步邁出,入了獄門。

連莫天語這滿口胡話的玩意都能參悟出四等序列道意。

他相信自己絕對不會比莫天語差。

……

北洛,湖心島。

正在擺盤棋局的陸番怔住了,爾后笑了笑。

繼續落子。

“四等序列道意……倒是有些出乎意料。”

陸番笑了起來。

也算是個意外之喜吧。

他怎么想都想不到,莫天語這卦象從來都是反著看的家伙,居然能夠悟出四等道意。

他怎么悟的?

拿腳悟的?

不過,想到當初莫天語一卦逆天罰,替孔南飛保下一命的事情,陸番倒是覺得,莫天語悟出四等道意,倒也算正常。

手中捏著棋子,在棋盤上輕輕點了點,爾后落下。

陸番眼眸變得深邃。

心神沉入了靈魂中。

他的四等序列道意,乃是滅魂,而莫天語的同樣是四等序列道意,而是逆命道意。

兩者相融,不知道能否達到三等序列道意?

陸番思索了半響,預測不出來,所以,直接就將兩者融合。

靈魂震顫,發出強悍的靈魂波動。

許久后,陸番睜開了眼眸,徐徐吐出了一口氣。

靈魂道碑上,道意仍舊是四等序列,滅魂道意。

不過,威力比起之前似乎強大了不少,逆命道意,比起滅魂要弱一些,因而,融合之后,沒有太大的改變。

陸番倒也沒有覺得可惜。

畢竟,三等道意,乃是如今道碑所能誕生的極致。

沒有那么容易出現。

陸番收斂了心神,繼續下下棋,提升魂魄強度。

順便,煉化融合了兩界后所提成的靈氣。

……

第一獄門內。

莫天語睜開了眼,他的眼眸中變得有幾分滄桑。

“逆命道意……”

“這是要讓老子逆天改命的節奏?”

莫天語笑了笑。

他能感覺到如今自己的不同,或許在戰斗力上沒有提升多少,但是……他的卦,卻是變得與眾不同。

甚至,他擁有了改變卦象情況的可能性。

比如他給一個人算卦,算出是大兇之卦……

以前的莫天語什么都做不了,只能忽悠,但是……如今的他不一樣了。

道意的領悟,讓他能夠擁有改變卦象的可能性,比如,他能夠將卦象從“大兇”改為……“大吉”。

“不過,還是得增強自身的戰斗力啊……特別是領悟了這等道意,如果沒有相對應的戰斗力與之媲美,以后萬一坑了誰,被打死都沒地跑……”

莫天語摸了摸鼻子,大笑起來。

他邁開步伐,繼續往第一獄門深處行走而去。

莫天語參悟出道意的事情,在外面鬧得沸沸揚揚,但是在獄門之內,卻沒有多少人知曉。

他們只能看到秘境的天穹浮現出了巨大的碑影,便消失不見了。

但是聶長卿等人心中的激動卻絲毫不弱。

因為他們知道,在秘境內,他們也有機會獲得參悟道碑的資格。

所有人干勁更足了,鉚足了勁,想要穿過這第一獄門。

此時此刻,不管是聶長卿或者是孔南飛,都想到了許多。

按照這摸獎的可能性。

若是第一個闖過第一獄門的存在,或許,會擁有額外的獎勵!

或許,這個獎勵就是獲得參悟道碑的資格!

……

臥龍嶺外。

天虛公子臉色微微發僵,他剛剛參悟出道意,還沒有嘚瑟夠,居然就被人給光速打臉。

“莫天語……”

天虛公子瞇起眼,冷笑了起來。

“此人……很好!”

這人,他天虛,記住了!

杜龍陽和女帝內心中則是愈發的焦急,天元域四大高手,就剩他們兩人沒有參悟出道意。

這對于自命甚高的他們而言,是一種巨大的打擊。

霸王和劉元昊也感覺到了壓力……

當然,內心也涌現出了希望。

看來,他們并不是沒有機會參悟出四等序列道意的!

莫天語都可以,他們憑什么不可以?!

葉守刀佇立而起,和天虛對望了一眼,外面的人商談的事情,葉守刀和天虛都聽到了。

“這獄門之內,竟然也能獲得參悟道碑的資格……”

葉守刀蹙起眉頭。

“你想做什么?”

天虛看著葉守刀,眼眸中也有些光華在閃爍著。

兩人對視,爾后皆是笑了起來,顯然,兩人的心思撞到了一起。

“這九獄秘境,的確是培養弟子很好的地方……”

葉守刀笑了起來。

對!

九獄秘境若是能夠擁有獲得參悟道碑的資格,那價值就直線飆升。

至少,在葉守刀和天虛公子這等層次的強者心目中,九獄秘境的價值非凡。

天元與五凰融合,如今成為了天元域,但是,天元域中的弟子,不可能永遠不與五凰大陸接觸。

雖然如今天元大陸的弟子,在修為上比起五凰大陸的修行人要高許多。

但是,五凰大陸畢竟是如今這個世界的中心,天時地利人和齊聚之下,或許……五凰大陸未來會誕生出許許多多的強者。

而天元很有可能會被甩下。

因而,葉守刀和天虛都想到,他們必須要讓天元中的修行人增強自身!

“走吧,你我去找尋一下陸公子。”

葉守刀問道。

他們也不清楚這道碑和九獄秘境是否是陸番搞出來的。

但是,哪怕不是,也很有可能是陸番背后的那位高武世界的大能弄出來的。

高武世界出來的東西,絕對不凡。

天虛也沒有拒絕。

兩人身形在原地陡然消失。

剎那消失在了原地,出現在了道碑威壓區域之外。

葉守刀和天虛回首,望著那道碑,心中竟是莫名的涌現出一股悵然若失感。

“我們入不了道碑的參悟區域了……”

葉守刀面無表情道。

“正常,有道淚才有資格,我們參悟成功,等于這個資格成功利用好了。”

天虛公子不以為意,道。

他身形一閃,四位老嫗抬起了轎子,天虛公子正好落在了轎子上。

他的身上散發出極強的壓迫感。

周圍的世家家主皆是心驚萬分的后撤。

澹臺玄看著此人,眉宇也不由蹙起。

“花里胡哨。”葉守刀獨臂獵獵,瞥了天虛公子一眼,不屑道。

下一刻,他的刀拋出,竟是在空中陡然變大,托著他的身軀,飛速遠去。

“你就是單純的羨慕嫉妒本座的排場。”

天虛公子冷笑了一句。

爾后,讓四位老嫗動身。

花瓣揚灑,喇叭嗩吶,場面十足。

在世人面面相覷中,消失不見。

“這些人……到底是誰?”

“氣息實在是太強了!”

“這些人,絕對是頂級的修行人!”

不少人對視,心頭震驚。

澹臺玄也隱隱有些感覺,這世道……似乎要變了。

天虛和葉守刀離開了臥龍嶺秘境。

他們的速度極快,畢竟是嬰變境。

四位老嫗的身法也非常的不俗,專修移動速度。

本源湖上。

葉守刀飄然而至。

天虛公子讓四位老嫗在湖畔瞪著,自己則是親自湖心島。

“陸公子。”

“陸哥。”

葉守刀和天虛公子拱手道。

陸番正在下棋,聞言,不由舉眉,淡淡的瞥了兩人一眼。

“何事?”

陸番問道。

天虛公子聞言不由一笑:“陸哥,道意可以增強么?”

陸番微微頷首:“道意自然是可以增強,甚至可以提升和蛻變……”

天虛公子和葉守刀頓時松了一口氣,他們還真怕自身的道意就卡在這等層次無法提升了呢。

陸番似乎猜得到他們心中在想什么。

但是,他沒有解釋什么。

雖然……道意可以提升,但是,比起修為的提升更難。

葉守刀朝著陸番拱手道:“陸公子……我天元域的修行者,可入秘境修行么?”

“聽聞秘境中可獲得道碑參悟資格,所以……”

陸番眉宇一挑,在棋盤上輕輕的落下了一子。

“所以你想讓天元域的修行者也入‘九獄’中修行?”

陸番道。

葉守刀頷首:“不知可否?”

陸番卻是笑了笑:“天元域和五凰大陸融合,如今已經合為一體,你們其實也算是五凰大陸的人,你們的本源與五凰大陸的本源融合,不分彼此,自然是可以來修行。”

“以后,天元域修行者在五凰大陸行走,都自稱天元古族吧。”陸番道。

葉守刀聞言,眼眸不由的亮了起來。

“多謝陸公子。”

葉守刀和天虛公子皆是拱手。

“去吧。”

陸番淡淡道。

兩個世界遲早要互相碰觸,既然都要碰觸,陸番也懶得阻攔。

兩人得到了所想要的答案,就沒有在此地久留。

因為,陸番給他們的感覺,非常的有壓抑感。

不知不覺,他們似乎感應到陸番的實力又變強了,這也……太恐怖了吧!

不愧是背后站有高武世界強者的陸公子。

惹不起。

兩人退走后。

離開了北洛城,紛紛對視。

“雖然陸少主口中這般說,但是……顯然也是心有忌憚……”

“天元域畢竟是外來者,陸少主是五凰大陸的主宰,雖然給了我們面子,可我們也不得太放肆。”

“既然如此,我們就先讓人榜的天才過來修行交流吧。”

天虛公子眼睛咕嚕一轉,道。

他天虛也不傻。

葉守刀頷首。

天虛公子取出了一塊玉牌,手指點在眉心,一縷靈識牽引而出,竟是裹挾著一縷一念,涌入了玉牌中。

咔擦……

驟然,玉牌碎裂,這消息也遠遁萬里,傳回了天元域。

天元域。

各大勢力。

武帝城、絕刀門、天虛宮、大乾皇宮……

坐鎮的頂級元嬰境,皆是睜開了眼。

“有消息回來了!”

這些元嬰境呢喃。

他們閱讀了消息后,眉宇不由蹙起。

“讓天元的人榜天驕前往那未知的世界么?元嬰境不可妄動……”

這些強者深吸一口氣。

他們對于那未知的世界其實也很好奇。

但是,葉守刀等人既然不讓他們去,那他們自然就不會出天元。

這位頂級的元嬰境心神一動,靈識竄動而出。

“將消息傳出去,召天下人榜天驕聚集。”

……

時間一點點的流逝。

孔雀國作為最成熟的五胡之一,其實有著屬于孔雀國的驕傲,他們看不起其他的四胡,但是對大周還是很忌憚。

不過,自從經歷了面對大周的一場大敗。

如今的孔雀國倒是不敢有任何的異動。

忽然。

孔雀國用黃土堆壘而出的城墻之上,有孔雀國的士卒微微一怔,用孔雀國的語言喊出了話語。

頓時一陣騷動聲響徹,城墻上,一位又一位的孔雀國士卒紛紛匯聚。

他們的長矛豎立而起。

卻見漫漫荒漠,被驕陽炙烤的仿佛在扭曲的沙土中。

有一道人影,徐徐而來。

不急不緩。

光頭,袈裟,僧侶。

孔雀國的士卒認出來了,頓時驚恐的吼聲響徹不已。

當初那神秘的光頭征服了孔雀國王室,使得整個孔雀國發瘋似的的攻打大周,遭受到了毀滅性的打擊。

而如今……又有光頭出現!

丁九燈雙掌合十,披著袈裟,一步一步,不急不緩的從遠處荒漠中行走而來。

“孔雀國……”

丁九燈眼眸中流露出一抹祥和之意。

腦海中的聲音越來越響亮了。

丁九燈卻是笑了起來。

口中誦念著佛號,隨著行走,背后竟是浮現出了一尊龐大的金色佛像。

金佛在震動,有奇異的波動擴散而出。

城樓之上。

孔雀國的士卒紛紛射出一根根的箭矢。

欲要將丁九燈射成篩子。

然而……

丁九燈背后的金佛卻是睜開了眼眸,眼眸中有著悲憫之色,對螻蟻的悲憫……

金佛開口。

聲如鼓磐轟鳴炸響。

所有箭矢炸開,化作了粉末。

丁九燈來到了城墻之下,城門炸開,丁九燈不急不緩踏入其中。

一位位孔雀國的士卒握著長矛,將丁九燈給包圍……

然而。

丁九燈卻是一笑。

盤坐在地。

他的聲音發生了改變。

“感受來自佛國的洗禮……成為我佛信徒。”

話語落下。

以丁九燈的身軀為中心,四面八方綻放出了一朵朵奇異的能量蓮花,散發出玄奇之意。

孔雀國的士卒竟是紛紛扔下了武器,跪伏在了地上,他們皆是流露出了虔誠之色。

皆是皈依了佛門。

不過,很快,丁九燈睜開了眼。

誦念聲小了下去,氣息也完全收斂,不敢有任何的異動。

那滿地的蓮花也紛紛枯萎。

……

湖心島上。

正在擺盤棋局的陸番眉宇微微一簇。

抬起頭,看向了西方。

腾讯分分彩五星胆计划